您好!今天是

当前页面:首页 > 规划工作 > 规划研究

衡阳市远景工业用地布局研究

发布时间:2015-03-13

 

衡阳市远景工业用地布局研究

凌静

 

摘要:论述了衡阳市工业用地存在的主要问题,并分析了未来影响衡阳市工业用地布局的几大因素,主要是产业发展、土地价值、劳动就业、交通运输和生态环境,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衡阳市工业用地呈现出由城市中心向外围转移的趋势,探讨了适合衡阳市的工业用地布局模式,分别是旧工业用地、都市型工业用地和生态型工业用地布局,其中旧工业用地布局中包括经济复苏、生态改造和保护利用三种类型。

关键词:衡阳市;工业用地;布局;

 

 

衡阳是全国26个老工业基地之一,拥有雄厚的工业基础,曾经为湖南乃至全国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可以说工业在衡阳市的发展历程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解放后经过多轮发展建设,分散的工业区逐步形成了衡阳工业围城的局面,环境污染问题日益突出。近年来,衡阳的工业布局由分散布局向依托工业园区转变,对城市建设及经济发展有积极作用,但同时也出现了许多城市问题。为实现振兴老工业基地的战略目标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亟需新的理论和布局模式来指导未来的工业用地布局。

1 现状及问题分析

1.1 现状概况

衡阳市现状工业用地约2622公顷,约占建成区面积的23%。工业用地布局大体由3部分组成:零散分布的工业用地,主要包括北部、南部与东部的工业企业用地。一五二五时期形成的重工业基地,包括东阳渡的核工业区、江东冶金机械老工业区、石鼓区合江套老工业区、衡钢工业区。适应城市发展要求的工业园区,包括高新技术产业园、白沙洲工业园、松木工业园。其中属于分散布局,属于集聚布局(图1)。



1    衡阳市现状工业用地布局图

1.2 问题分析

1.2.1交通方面

按照解放初期编制的城市规划,许多大型工业用地布局在城市边缘区。随着城市发展规模的扩大,边缘区已逐渐成为城市的中心区,原有的工业用地对该区的交通有着重要的影响。如已搬迁的衡阳市客车厂,整个厂区独立存在于各居住区之间,既限制了自身的发展,其原材料与产品的进出厂物流也影响了附近的交通并干扰了居民生活。另外有些工业用地与居住用地混杂,严重影响了周围居民的生活环境和生活质量。以往这些工业用地的生产区和生活区分界明确,且交通联系较好,由于城市的发展,一些原为自有生活区的道路已转化为城市交通干道,居民上下班需要穿越密集的交通系统,给生活带来了不安全因素。现有大型工业区大部分位于城市的边缘地区,工业用地增长的同时没有与之配套的居住、服务等设施用地的建设,造成了上下班时间的钟摆现象,增加了城市交通的压力,不利于形成新城区多功能布局,导致城市总体功能发挥受到一定影响。

1.2.2 结构方面

产业布局结构不合理,大企业核心竞争力不强,支柱型产业的带动作用不明显。主要表现为:传统产业多、新型产业少,2012年规模以上的1171户企业中,传统产业占50%,其中机械产业占17%,冶金产业占12%,化工产业占11%,而电子信息、生物制药等高新技术产业仅占8%;重工业多、轻工业少,2012年全市工业总产值中,重工业占76.5%,轻工业占23.5%;资源依赖产业多、高新技术产业少,由于老企业仍在工业中占主体地位,技术结构改造更新力度不够、设备陈旧、工艺落后,导致大企业创新能力弱,衡阳市高新技术工业占规模以上工业总量的比重不高,总体规模偏小。

1.2.3 环境方面

    排污企业与居住区混杂,噪声、废水、废气等环境污染情况严重,影响了居民的正常生活及生态环境,降低了房地产区位价值。城北的金雁化工厂,生产时排放大量有刺鼻气味的气体,烟尘弥漫整个村庄,附近居民的身体健康受到严重威胁;同时向湘江排放未经处理的高浓度废水, 影响水质并严重污染了生态环境。城西南的衡钢工业区生产排放的废气与废水对周边居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且不利于附近南湖公园生态保护、休闲娱乐等功能的充分发挥,降低了周边地块的开发价值。

2 未来影响衡阳市工业用地布局的主要因素

2.1 产业发展

衡阳市中心城区现代综合服务业快速发展,第三产业迅速壮大,公共服务设施用地和居住用地迅速膨胀,发展初期位于城市边缘的老工业区因城市的扩张而受到空间上的严重挤压,成为城市型工业区,蒸湘、石鼓、雁峰及珠晖四区都不同程度的将工业用地调整为服务设施与居住用地并向外围置换。城市中心区域的工业用地正逐渐被蚕食,而外围和近郊的工业用地在迅速扩张。整个衡阳市的工业用地都呈现出由城市中心向外围转移的趋势。在综合服务业快速发展的条件下,产业多样化带来了丰富而便捷的信息流、物质流与科技流,为留下来的工业企业研发核心技术提供了沃土。

2.2 土地价值

随着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土地资源越发珍贵,中心城区2012年城市建设用地面积约为114km2,可使用的土地越来越少,工业用地的土地成本也将越来越高。城区的工业用地价格最高的区域为旧城区中部,价格最低的区域为白沙洲工业园、松木工业园与华新开发区这三片。逐渐增加的土地成本迫使由一环西路、一环东路以及外环南路所围中心区内的工业用地向北部与南部或更外围的郊区转移以寻求发展,而留下来的工业用地在成本高昂的条件下要创造更多的利润就必须提高用地的使用效率。尤其是珠晖冶金与合江套老工业区,受到众多因素的影响,整合工业用地、提升工业技术和产业转型应成为该区域的首要任务。

2.3 劳动就业

传统的工业区位论中,劳动力生产成本是影响工业布局的重要因素之一,但是,产业布局的动力从传统的追求经济利益逐渐发展为现代的经济和社会利益并重。在这种情况下,城市劳动力就业需求甚至比降低劳动力生产成本对工业布局的影响更大。综合服务业快速发展带来的人口聚集,对中心城区的就业岗位数量提出了新的要求。2011年,工业就业人数占全社会就业人数的50%以上,由此可见,工业对社会就业具有很大的贡献。衡阳市客运交通呈现出钟摆式的规律,在每天上下班的高峰时间,进出工业区的道路极为拥挤。若规划的工业用地布局采用与居住严格分区的传统单一结构,钟摆式的人流必将给未来的道路交通带来更巨大的压力。为避免产业空心化,就近为城市人口提供就业岗位,市区内的工业用地在逐步外迁的同时必须保留一定的工业用地。

2.4 交通运输

交通运输也一直是影响工业布局的重要因素之一,便捷的对外交通成为衡阳市现代工业用地优先考虑的因素。水运、铁路和高速公路在工业用地发展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引导和支持作用,现状的京广和湘桂铁路不仅为衡阳市发电厂、电力公司等关系国计民生的重点企业输入原材料,同时还是衡钢集团、特变电工、衡阳富士康等大企业原材料和产品输送的主要通道。2010年,铁路的货运量达到了46%。对比各类运输方式货运量,道路和铁路的货运量占去了总货运量的70%以上(图2)。高铁将促进物流业尤其是小商品运输物流业的快速发展,为湘南区域性现代物流中心城市的建设加快速度。

 

2    各类运输方式货运量所占比例变化曲线

2.5 生态环境

在市区现有的工业用地中,对环境基本无干扰和臀廴镜囊焕喙ひ涤玫孛婊稣?/SPAN>1/5,有一定干扰和污染的二类工业用地面积占2/5,有严重干扰和污染的三类工业用地面积占2/52011年全市共排放SO2、氮氧化物、工业烟粉尘分别约8.5万吨、5.2万吨、3.6万吨。污染源的工业门类主要是机械、工业和化学三类工业。工业污染的主要原因是生产工艺落后导致能源结构老化,2011年所消耗的能源中,煤炭约占56%,原油约占30%,导致SO2和烟尘的大量排放。为确保城市生态安全及实现未来可持续发展,必须对工业用地的结构做出调整,应使老工业区的二、三类工业用地逐步向一类工业用地或第三产业用地转化,并提升生产工艺、调整能源结构或进行产业转型。

3 工业用地布局发展方向

工业园区是衡阳市工业用地布局的基点。中心城区现代综合服务业的快速发展必然会使工业用地逐步向城区边缘和郊区转移。高速公路和铁路的交通网络联结了港口、城市腹地和内陆,为工业用地的转移提供了支持。在土地价值、生态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下,留在中心城区内的工业用地的首要任务是提升工业技术和产业升级转型,部分工业企业可利用中心区的信息与物质进行工业核心技术的研发。

这种工业用地空间格局从内到外由都市型工业、高新技术工业和支柱产业组成。中心区的城市型工业以工业核心技术的研发和为城市提供就业岗位为主;外围的高新技术型产业利用高质量的运输网发展;更外围的支柱型产业与内部相连,拉动经济发展。这样的布局有利于形成市区、近郊、远郊的工业用地群体组合方式,为产业发展、招商引资提供多样化的模式;有利于整合乡镇企业,有效引导郊区城镇化的发展。

4 中心城区工业用地布局模式

中心城区工业用地模式主要包括旧工业用地再开发(经济复苏型、生态改造型、保护利用型)、都市型工业用地、生态型工业用地,各种用地模式的面积见表1

  1    中心城区各用地模式的面积                单位(万平方米)

类型

旧工业用地再开发

都市型

工业用地

生态型

工业用地

经济复苏型

1

经济复苏型

2

生态

改造型

保护

利用型

面积

596

427

77

17

157

1286

4.1 旧工业用地再开发

中心城区内除保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松木与白沙洲工业园、东阳渡工业区、茶山坳工业区、衡钢产业聚集区及珠晖冶金机械工业区外,其他分散的工业用地全部进行调整,主要用于居住、商服、绿化、市政公用设施及道路等的建设(图3)。

4.1.1 经济复苏型

这种模式一种是着重于土地使用的经济效益,偏重土地的开发价格、强度与用途,从区域经济体系或城市整体经济结构出发,以居住、商业金融、服务业等为开发主导,进行结构调整,加快这些地段的工业化转型,促进城市发展(经济复苏型1),合江套工业区用地调整就是一个典型实例,该地区位于湘江西岸、蒸水以北,地理环境较优,规划区内的工业企业基本已经全面停产逐步改制,主要功能定位为以来雁塔为核心,同时集大型商务区、特色社区、生产性服务与创业园区、综合性居住区、游憩文化休闲区为一体的来雁新城。另一种是对原有重工业进行技术升级改造和产品结构优化,使之重新焕发活力(经济复苏型2),衡钢产业区、冶金与探矿机械厂都是老工业区,需进行产业升级、结构调整、转向集约型生产、增强自主创新能力以重现老工业基地的雄风。

4.1.2 生态改造型

此模式以提高城市生态环境质量为目标,因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环境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工业用地置换为绿地以改善城市生态环境并提高居住生活水平。绿树成荫、树木繁多、绿化用地大或靠近水岸、环境优美的工业厂区,应作为城市公园、街头绿地或居住区中心绿地保留。分布在湘江两岸的衡阳动力配件厂、市硅酸盐制品厂、衡阳玻璃总厂、衡阳卫生材料厂等,分布在蒸水边的村办砖厂、市塑料模具厂等以及分布在耒水边的衡阳市耐火材料厂、市标准件厂、湖东化工厂都可保留厂区绿地作为沿江风光带。

3    中心城区内工业用地布局模式分布图

4.1.3 保护利用型

此模式以历史保护为主导思想,强调的是历史文化景观的保护,将开发项目与历史相结合。它常用于有历史保护要求或具有历史风貌及历史文化沉淀的厂区,其建筑外形风格鲜明,具有典型的代表意义。其开发方式以改造再利用为主,通过保护建筑外观和外部环境,维护保存地段的历史风貌,内部设施完全更新并引入相应的功能,激活该地段社会活力。建湘机械厂与探矿厂内的职工宿舍大多是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苏式建筑,具有厚重、气派、庄严的建筑风格, 时代特征鲜明、能够反映衡阳解放后工业发展时期典型工矿企业居民区面貌,被指定为历史文化保护街区。

4.2 都市型工业用地布局

都市型工业是提高传统工业竞争力和城市综合竞争力的重要力量,能有效解决空城效应和产业空心化问题。都市型工业主要布局在城区并与城市功能和生态环境相协调;其生存空间相对集中在工业园区和工业楼宇;其产业类型为劳动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研究开发型和轻加工型;其企业类型为个体、私营、民营等多种形式与多元投资并存,以小企业为主。总体说来,都市型工业布局既应按照便民原则进行散点布局,还应按照产业集聚原理促进企业集中,积极建设都市型工业园区和都市科技园。华新开发区的产业聚集区主要有电子信息业、制造业以及食品加工业,未来可建设成都市型工业园区,在聚集人口的同时解决就业问题,进一步促进城市良性循环(图3)。

4.3 生态型工业用地布局

生态型工业用地布局模式是较为先进的一种用地模式,主要表现为生态工业园区。生态工业园区综合运用工业生态学和循环经济理论,把经济增长建立在环境保护的基础上,实现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高度和谐,园区建设发展与自然充分融合。建设生态型工业园区,要强调产业结构的合理性及先进性,低水平的产业结构不能产生生态工业园区,此外,各类工业项目的布局也要从生态环境角度出发。

白沙洲工业园重点布局电子信息、先进装备制造等无污染工业,已基本具备了生态园区的要素,其产业链较为完备、基础设施配套完善、环境较优。工业园周边可适度规划出工业用地来发展高科技研发园、新技术实验园等配套发展用地,政策上优先引导和培育无污染的相关产业,通过形成地区性的规模经济,组成集群式生产模式以降低生产成本。松木工业园按生态学原理招商,培育共生企业群,相互回收利用废弃物,打造特色循环经济园区,未来可加强循环经济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并实施项目改造,进一步延伸循环经济食物链(图3)。

5 结语

工业化是城镇化的主要动力,工业的发展对经济增长、城市功能结构优化起到关键的作用。衡阳市正处于工业化中期加速发展阶段,工业用地布局将影响城市的发展和新型工业化的推进,合理的布局既能满足工业自身发展的要求,又能带动城市的健康发展。未来衡阳市的工业用地布局是在中心城区保留一部分旧工业用地,同时大力发展中心城区的都市工业与生态工业园,重点在城区和郊区发展特色工业园区、搬迁工业区等(图4)。

 

4    衡阳市工业用地布局的理想模式

 

参考文献

[1] 《衡阳市城市总体规划(200620202013修改版》. 衡阳市城乡规划局,2014

[2] 《城市用地分类与规划建设用地标准》GB50137-2011

[3] 周楠,宋军.青岛市工业用地布局影响因子分析[J]. 规划师,2006,22(98): 46-48

[4] 柴彦戚, 张艳,刘志林.布局·生态·更新哈尔滨工业用地布局研究[J].沈阳建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103):270-274

[5] 陈金波, 邢华,何建敏.都市型工业的特点及其对南京工业布局的影响[J].现代城市研究,2006,204):36-39

[6] 沈清基.工业园区生态环境规划探索以浏阳市工业园为例[J]. 城市规划汇刊,2000,43(127): 23-28